澳门威尼娱乐网址手机版_威尼斯娱乐官方网站_澳门威尼斯网址

【岁月有声】世界杯历史50大轶事(下)

来源:http://www.inventwebdesign.com 作者:世界杯 人气:81 发布时间:2019-04-30
摘要:1970年,阿迪达斯和彪马两大体育用品巨头实力抗衡,而彼时的贝利是世界头牌球星。 世界杯期间,贝利本来没有签约阿迪和彪马中的任何一家公司,但彪马一名员工借谈赞助的名义进

  1970年,阿迪达斯和彪马两大体育用品巨头实力抗衡,而彼时的贝利是世界头牌球星。

  世界杯期间,贝利本来没有签约阿迪和彪马中的任何一家公司,但彪马一名员工借谈赞助的名义进入巴西队,塞给贝利25000美元,贝利收了钱,在1/4决赛开球前向裁判申请把鞋带绑紧一点。就这样,贝利系了16秒鞋带,鞋上的彪马商标随着转播信号传遍了全世界。

  阿迪与彪马之争不仅仅存在于1970年,下届世界杯,他们又把矛盾的焦点放在了另一位巨星,克鲁伊夫的身上。

  1974年世界杯,荷兰签约了阿迪达斯,但是阵中头牌克鲁伊夫是彪马的签约球员,因此,克鲁伊夫和荷兰足协陷入了僵局。他坚持在全队都身着阿迪球衣的时候,穿彪马训练。世界杯越来越近,荷兰足协让步了,他们让阿迪为克鲁伊夫特制了一款球衣,袖子上阿迪三道杠变成两道杠,克鲁伊夫就这样穿着这件酷似山寨品的球衣征战了1974年世界杯。

  1974年世界杯之前,本应该专心备战的西德因为奖金问题和足协起了龃龉,当时西德的夺冠奖金是每人3万马克,而意大利队的是每人12万马克,荷兰是10万马克,这种悬殊的奖金差异让西德国脚们瞬间没有了为国出战的动力。

  不满的球员想给西德足协打电话,要求提高奖金,但是教练舍恩斥责了球员过于贪婪不应该向足协要钱。而急性子的后卫布莱特纳,当晚就收拾行李准备回家,更加惹恼了舍恩。

  这时,队长贝肯鲍尔决定为球员出头,第二天,他没有向教练申请,直接打电话给足协要求提高奖金。足协做出的决定是将3万马克翻倍,再加上赞助商阿迪达斯的钱,一共是7万马克,差不多达到了球员7.5万马克的期望。可是在表达意见时,依然有一半的人不同意舍弃那5000马克,贝肯鲍尔见状,自己主动表达了对足协的支持,接受了这份奖金。

  贝肯鲍尔此举,平息队内的矛盾,保持了东道主西德在世界杯赛场上的颜面,稳定军心。74年世界杯德国本土夺冠,贝肯鲍尔此举关系重大。

  1974年是民主刚果史上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参加世界杯正赛,可是过程和结果都有些荒谬的色彩。

  那时候的民主刚果叫“扎伊尔”,统治者叫蒙博托,是非洲著名的暴君之一,为了鼓励球队,蒙博托在每次胜利(或体面输给强队之后),都会给球员发大量的奖金和地皮。世界杯首轮他们面对苏格兰,虽然输了0-2,但是球队表现不俗,球员觉得,按惯例,他们应该有奖金。

  但是直到四天后面对南斯拉夫,也没有一点奖金的消息,扎伊尔球员的消极应战让南斯拉夫狂入9球。愤怒的暴君蒙博托通知球队:如果最后一轮对巴西你们输3球以上,就别想活着回家。

  对巴西一役,第79分钟,巴西3-0领先扎伊尔了,并且获得了一个中路任意球,如果这个球打进,后果每一个扎伊尔球员都知道。就在巴西球员开始助跑准备罚球的时候,扎伊尔人墙中的一名球员,伊隆加,突然冲了出来,一个大脚把球踢向了远方的天空。巴西球员震惊了,裁判震惊了,全世界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觉,这个非洲国家太可笑了。

  但是只有场上的扎伊尔球员明白,那个球,真的不可以打进。至于小组赛总成绩14-0?无所谓了,能活着还不知足吗?

  1974年世界杯决赛在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举行,比赛双方是荷兰vs德国。这场比赛万众瞩目,德国媒体《图片报》在比赛前一天发表了一片文章,题目是《克鲁伊夫、香槟和裸女》,声称荷兰球员在酒店的游泳池里和裸体女郎开Party,《图片报》没有公布图片,只是发了一张泳池的照片,但是他们对外宣称是有确凿的图片证据的。

  图片报的爆料是事实还是捏造,已经不得而知了,应该只是东道主德国的自家媒体在给决赛对手使用心理战术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荷兰队因此受到了极大影响。据称,克鲁伊夫在决赛前几小时还在打电话和妻子丹妮发誓,说自己没有和别的女人一起裸泳。除了他之外,还有四五名荷兰球员的注意力完全被自己老婆的质疑吸引走了。

  比赛当天,开球时间比预计稍晚了一些,因为双方球员已经列队入场之后,才发现角旗杆没插,只能让球员等着,把角旗杆插上。最后荷兰痛失冠军,很难不和德国人的种种心理干扰联系起来。

  1978年,世界杯来到了阿根廷。得知将主办世界杯,积极的阿根廷人开始积极筹备,生产球迷用品。1974年,阿根廷当政的总统名叫胡安-庇隆,他有一个标志性的动作,双手高举向民众致敬,在大家心里这个动作标志着他的民粹主义。同年,世界杯的海报被设计出来,上面的球员剪影和庇隆总统致敬的动作一模一样,每个人都挺满意。

  谁知,也是在1974年,庇隆去世了,他的妻子合法继位却缺乏统治力,1976年阿根廷政变随之发生,等到了1978年,阿根廷早已不是庇隆的天下,可海报还没有改。军方领导大为不满,要求强行改掉这个标志,销毁一切相关宣传。可是这两年间,这张海报已经贴满了阿根廷大街小巷,印在了各种商品上,军方实在没办法,为了避免经济损失,只好勉强把这张带着前总统影子的海报搬上了世界杯舞台。

  政变下阿根廷军方干涉的不仅仅是自家的世界杯海报,还有比赛结果。1978年世界杯,阿根廷、巴西、波兰和秘鲁一同被分到B组,最后一场阿根廷对阵秘鲁时,比分必须在4-0以上才能进入决赛。

  (这里啰嗦一下1978世界杯赛制。决赛圈一共16支球队,分为1234四组,每组前两名晋级,晋级的8支球队并不进行1v1淘汰赛,而是分AB两个小组,单循环积分,两个第一打决赛,两个第二打三四名决赛。这里说的阿根廷、巴西、波兰和秘鲁的B组指的是后面这个“伪淘汰赛”。)

  继续说,阿根廷想进决赛,就必须拿第一。最后一场比赛前,阿根廷和巴西积分相同,净胜球比巴西少3个。也就是说,阿根廷至少要赢秘鲁4个球才可以。本来这是相当困难的,谁知真的到了赛场上,秘鲁球员状态迷之低迷,阿根廷6-0横扫对手,顺利进入决赛。

  这球放现在,也肯定会有人说假球,放在当年的阿根廷更是不得了。刚刚经历政变、被军方控制的阿根廷黑暗而混乱,一时间阿根廷用钱和粮食让秘鲁输球的传闻沸沸扬扬,很多媒体还查出秘鲁队门将在阿根廷出生,是阿根廷球迷,似乎就给这次假球定性了。秘鲁方面当然极力否认这种说法,这次“贿赂”也因此很难找到证据。

  你可能还记得,2014年世界杯小组赛德国和美国在赛前陷入“默契球”疑云,尽管赛果并没有印证“默契球”的说法,但这种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,早在1982年,德国就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 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,西德、奥地利、智利、阿尔及利亚同在一组,最后一轮的形势是,西德获胜,奥地利输2球以内,两人就可以携手出线。于是这两个关系亲密的邻国就堂而皇之地动起了手脚,第10分钟西德破门后,两国球员就几乎就没有在过过己方半场,没有铲球,没有传中,没有冲刺,只是把球不停回传给门将,消耗掉剩下的80分钟。

  FIFA认定,这场比赛没有任何违规之处,结果有效,两国不会受到惩罚,可是事实每个人都清楚。西德评论员施坦耶克在转播这场比赛的时拒绝说话,保持沉默;奥地利评论员泽格在直播时说:“各位观众,请你们关掉电视吧”。看台上被“做掉”的阿尔及利亚球迷举着钞票嘲讽球员,就连西德和奥地利的球迷也难以接受,一名西德球迷当场在看台上焚烧了自己国家的国旗。更可怕的是,在西德球迷聚集在球队下榻的酒店门前抗议时,西德球员还从楼上向人群里投掷水炸弹。

  尽管这场荒诞比赛最后不了了之,但是经过1978年的阿根廷军阀贿赂门和1982年德奥的默契球,FIFA终于出台了小组赛最后一轮必须同时开球的规定。

  1982年西德的问题不止默契球,在半决赛,西德和法国对阵,西德的门将舒马赫和法国后卫巴蒂斯通发生了严重的冲撞。巴蒂斯通立刻昏了过去,法国队医跑上场,认为他已经没有脉搏了。被抬下场的时候,巴蒂斯通戴着氧气面罩,牙断了2颗,肋骨断了3根,下颌碎裂。

  裁判仅仅判了球门球,没有红牌,没有点球。德法两国球员都围在巴蒂斯通旁边时,舒马赫却不耐烦的在球门前踱步,准备罚球,赛后也坚持称自己的做法没问题。记者问他知不知道巴蒂斯通的牙断了,舒马赫无所谓地说:“这就是他受的全部的伤?那我可以给他补牙的钱。”

  此言在足坛掀起轩然大波,这被称为是世界杯史上最恶劣的犯规。法国球迷难以接受舒马赫的态度,在一份“法国人最讨厌谁?”的民意调查中,舒马赫排名第一,而第二是希特勒。去年12月英媒《442》关于“足坛最令人恶心的人”的排名中,大家依然没有忘记这件事,舒马赫名列第三。

  经常看球的人都会知道“墨西哥人浪”,是一种当比赛过于精彩或者过于无聊的时候,看台上球迷的自嗨方式。

  墨西哥人浪听起来像是墨西哥人发明的,然而并不是,不过它的推广的确要从墨西哥说起。1986年世界杯,原定的东道主哥伦比亚因为没钱放弃了主办权,墨西哥接手了,成为了史上第一个举办过两届世界杯的国家,也就是这一年,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登顶。

  往回倒几年,70世纪末80年代初的时候,北美的冰球联盟比赛中开始出现了人浪,最初的原因是球迷想一起跳起来给球队鼓劲,可是旁边的球迷总是反应慢半拍,就成了人浪的雏形。1986年世界杯,马拉多纳的精彩表现征服了现场的球迷,看台兴奋的墨西哥人开始玩起了人浪,这是绝大部分生活在北美之外的观众,第一次见到人浪,于是他们管这个叫Mexican wave。但是熟悉人浪的当地人并不会管它叫Mexican wave,而是直接叫La ola,就是西班牙语的the wave。

  1986年世界杯的吉祥物叫皮克Pique,和帅哥皮克的重名。这也不足为奇,因为皮克本身是一个很常见的西班牙语名,但是吉祥物皮克在墨西哥国内引起了很多非议。

  皮克的形象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小辣椒,身上是墨西哥球衣的颜色,熟悉墨西哥的球迷可能觉得没什么问题,很好地展示了墨西哥特色。但是墨西哥国内的政客一件很大,因为他们认为,这个辣椒体现的是外国人对墨西哥的民族刻板印象。民族主义政治家愤怒地说:“墨西哥还停留在1930年吗?这个辣椒身上看不出任何现代墨西哥特色,好像是一群格鲁吉亚人设计的一样。”

  这些反对声音在现在来看不算什么,但是在当时也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,还登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。甚至有人因为“皮克”这个读音听起来像“昏昏欲睡的印第安人对着树打呼噜”而呼吁换掉它。

  1986年世界杯,苏格兰和西德共同分在了E组,同组的还有乌拉圭和丹麦,根据当时普遍观点,这是本届世界杯的死亡之组。

  西德vs苏格兰的比赛,苏格兰的赢面很小,结果没想到第18分钟,苏格兰球员斯特罗恩就打进了一球,然后可爱的一幕出现了:斯特罗恩跑向了场边的广告牌,扶着牌子原地蹦了一下,然后把右腿放到广告牌上。

  这个前无古人的庆祝动作让现场发出了一阵哄笑,赛后斯特罗恩接受采访时诚实地说:“我之前看电视上播的比赛,球星进球之后都跳过广告板庆祝,所以我也想学他们。可是等我真正跑到广告牌边上我才注意到,广告牌好高,我跳不过去(注:斯特罗恩身高168cm)。”

  1990年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轮,巴西和智利相遇,巴西打平即可进军世界杯决赛圈,而智利必须获胜,于是就诞生了这件世界杯史上难得的奇葩事。

  第70分钟,巴西1-0领先,照这么下去,智利就要凉了,但是就在此时,现场的注意力都被智利门将罗哈斯吸引了。他躺在地上,痛苦地捂着脸,旁边是一个正在燃烧的烟火。被抬下场的时候,罗哈斯已经满脸是血,显然,是那颗从巴西球迷看台上投下的烟火炸伤了罗哈斯。

  出了这样的事,裁判也提前吹停了比赛,巴西很有可能因此被判负,失去世界杯参赛资格。但是,当时站在智利球门后的一名摄影师特谢拉坚持称,他清楚地看到烟火没炸到罗哈斯,并且从一名阿根廷同行手里要来了清晰的照片。照片上明显地看到罗哈斯和烟火之间至少有一米,根本没炸到他。

  事情败露之后,罗哈斯承认自己在门将手套里藏了刀片,趁烟火落在身边的时候,割伤了自己的脸,试图把这个大锅扣在巴西身上。当然,黑锅没扣成,因为他,智利不仅仅失去了1990世界杯门票,还被剥夺参加94年世界杯的资格。虽然是戏精附身,不过也算苟利国家生死以了。

  世界杯历史上的冷门有很多都存在着一点猫腻,而喀麦隆却完成了线年世界杯,喀麦隆和卫冕冠军阿根廷、罗马尼亚、苏联分在一组,作为拥有马拉多纳卫冕冠军,阿根廷是媒体关注的重点,但是揭幕战是对阵喀麦隆,让人觉得有些兴趣寥寥。

  赛前采访时,欧洲记者问喀麦隆队的问题是“你们吃猴子吗?”和“你们真的有巫医吗?”,这一切让喀麦隆球员感觉受到了侮辱。首场面对阿根廷,上半场两队均无建树,下半场开始不久,喀麦隆一名中场就吃了红牌。然而就在他被罚下后五分钟,前锋一个头球帮助喀麦隆领先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吃红牌的中场和后来进球的前锋是亲兄弟,进球的前锋叫奥马姆-比伊克,“比伊克头球”因此成为了一个足球术语。

  1-0领先后,喀麦隆又被罚下一名球员,但是9打11也依旧将比分维持到了终场哨响,揭幕战就爆了冷门,打了那些轻蔑欧洲记者的脸。就这样,喀麦隆小组头名出线决赛他们被英格兰淘汰时,一名孟加拉男子心脏病发身亡,一名孟加拉妇女因喀麦隆被淘汰而上吊自杀,遗言中称“喀麦隆被淘汰就意味着我生命将要结束。”

  (关于为什么孟加拉国的两个人会因为喀麦隆队而自杀,根据印度媒体报道,孟加拉国当时推崇第三世界统一战线,人民往往认为孟加拉国和喀麦隆同属第三世界,是兄弟国家,应该荣辱与共)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“荷兰三剑客”在米兰大放异彩,很多人期望着范巴斯滕、古利特和里卡杰尔德回到荷兰国家队一样能所向披靡。正好时值1994年世界杯,荷兰队当然会召收这三人组,球迷也希望能够看到三剑客为祖国带来第一个世界杯冠军。

  可惜的是,荷兰球迷并没有如愿,三剑客中的古利特和教练艾德沃卡特之间有了矛盾,向荷兰足协告了艾德沃卡特的状,并且要求克鲁伊夫来任荷兰主教练一职。但是当时正值世预赛期间,为了稳定军心,艾德沃卡特继续留在了教练位置上,不过预选赛刚一结束,荷兰确定进入正赛了,荷兰足协立刻就翻脸了,开了艾德沃卡特,让克鲁伊夫来带队。

  本来是正好合了古利特的意,但是克鲁伊夫的个性大家也是了解的,没来多久,克鲁伊夫和球员相处得不太和谐,而且热身赛成绩并不好,荷兰足协就又开了克鲁伊夫,叫回了艾德沃卡特。这下,古利特可不愿意了,就在荷兰首场世界杯比赛之前18天,古利特离开了荷兰训练基地,并且表示再也不会为国效力了。赛前被看好的荷兰也仅仅走到八强。

  东道主美国和哥伦比亚一起被分到A组,在两国对阵中,身为后卫的哥伦比亚球员埃斯科巴打入了一粒乌龙球,直接促成了美国2-1取胜,哥伦比亚被淘汰。

  世界杯赛场失意,埃斯科巴从美国返回了祖国哥伦比亚,并且晚上去酒吧喝酒以缓解心情。在酒吧里被人认出后,埃斯科巴和对方起了争执,就在他凌晨离开酒吧回到车里时,两名枪手走到他面前,向他的胸口连续开枪,开枪时,凶手像解说员一样喊着:“Gooooooal!”。血案发生的时间是7月2日,那个时候,世界杯甚至都还没有结束。

  埃斯科巴本人性格温和,当时哥伦比亚的门将回忆,打入乌龙之后埃斯科巴只是和他说,不要紧,把球拿出来,我们继续吧。现在看来,他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。27岁的埃斯科巴去世时,距离他和他相恋多年的女友的婚礼还有5个月。1994年世界杯之后,他将会前往欧洲,成为第一个加盟AC米兰的哥伦比亚球员。然而这一切都随着一粒乌龙球而灰飞烟灭。

  埃斯科巴的死震惊了足坛,但是在当时的哥伦比亚,这并不意外,甚至可以认为,埃斯科巴只是很多被杀害的人之一。据说那天晚上在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麦德林,有40个人被枪杀了。用当时媒体的话说,“哥伦比亚人只是为了好玩而互相杀戮”。

  在1-3输给罗马尼亚之后,哥伦比亚后卫埃雷拉家人告诉他:他的弟弟被杀了。

  对美国赛前,教练马图拉纳接到电话,禁止他让阵中的重要球员戈麦斯首发,这种情况下,你选择背叛国家,还是宁愿听到你家人死亡的消息?

  哥伦比亚被淘汰后,教练告诉球员,他们可以留在美国,直到祖国哥伦比亚的气氛冷却了,回家没有生命危险了,再回家。埃斯科巴没有接受教练的建议,他对教练说:在麦德林,每个人都爱我们。

  1994年世界杯1/4决赛被巴西3-2淘汰后,荷兰启程回国了,在回国的飞机上一名随队记者开玩笑说他的包里有炸弹,导致飞机延误,所有的乘客都重新安检之后才登机。这件事让飞机上的博格坎普心里产生了恐惧,而就在五年之前,还有一队荷兰明星队飞往苏里南参赛,飞机坠毁了,15名球员遇难,而其中就有博格坎普的队友。这两件事的打击让博格坎普对飞机产生了抵触情绪。

  在这之后,博格坎普拒绝一切飞行,并且开始接受心理治疗。在随俱乐部客场比赛时,他会自己开车去,而不和队友同行,如果要去东欧客场,博格坎普会选择干脆不去。长途旅行后冰王子的身体状态得不到保证,让教练排兵布阵时也会拿不定主意。

  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时候,博格坎普已经不在国家队里了,他自己也承认,他不可能克服从荷兰飞到东亚的心理恐惧。

  罗伯特-巴乔最经典的镜头,莫过于1994年世界杯决赛射失点球的落寞一幕。当时扑出他点球的门神名叫塔法雷尔,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巴乔那样名声响亮。

  94年世界杯,他是巴西的主力门将,打满全部比赛只有三个丢球。当时,他在帕尔马踢球,根据规定,欧洲联赛每支球队只能派上5个外籍球员,其中包括3个普通外籍球员和2个在该国生活满5年的球员。而帕尔马的外籍名额已满,在世界杯结束之后,帕尔马就没有再给塔法雷尔注册,让他不用来训练了,反正也没比赛踢,就领基本工资吧。

  可怜的塔法雷尔为了保持状态加入了一个业余球队,在这里他甚至身披9号改踢中锋,七场比赛里进了15个球。世界杯赛场往往能够让一些球员身价暴涨,而塔法雷尔这种世界杯冠军成员失业的,确实比较少见。

  1996年10月,各国家队在进行下一届世界杯的预选赛,危地马拉主场与哥斯达黎加展开对决,所用的体育场是首都危地马拉城的国家体育场。

  当时,这场体育场的容量是37500人,但是开球前一小时,体育场内就已经有超过45000人了,但是门外还有很多持票球迷想要进来。就在这时,南看台上的一道大门被门外的球迷踢开了,数以万计的人翻倒进看台,灾难瞬间爆发。很快死亡人数就达到了91人,绝大多数是窒息而死或胸骨骨折。球赛变成了恐怖电影,满地是血和尸体。

  显然,售票方发售的票太多了,远远超过球场容量,但危地马拉政府坚决否认自己多印了门票,他们声称是球迷争吵导致的这起事故。无论如何,体育场被封闭了,一封闭就是两年,再次开放时,可容纳人数锐减到了26000人,以保证悲剧不再重演。

  英格兰实力出众,基本上是公认的小组第一,谁知罗马尼亚第一轮1-0哥伦比亚,第二轮爆冷2-1胜英格兰,两场下来出线已稳,罗马尼亚的所有球员为了庆贺,一起去染了黄头发。

  11个黄头发列队入场堪称奇观,罗马尼亚也相信这会给他们带来好运,最后一轮面对突尼斯,他们1-1战平小组头名出线。不过淘汰赛首轮对阵克罗地亚好运就已不在,被达沃-苏克的左脚送回了家。

  2002年世界杯的丑闻大家都清楚,尤其是意大利vs韩国的淘汰赛中,来自厄瓜多尔的主裁判莫雷诺的几次争议判罚。上半场判给韩国一个争议点球,;加时赛中吹掉意大利的金球,给托蒂出示第二张黄牌等等。意大利就这样被坑了出局。

  这场比赛之后莫雷诺得到多少钱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他在2002年世界杯之后,并没有“改邪归正”。2010年,莫雷诺把毒品绑到腿上,企图走私,结果被按在了纽约的机场。经过搜查,他一共塞了6.2公斤,因此被判了30个月监禁。可见2002年被国际足联除名,对他并没有任何教育意义。

  这件事情发生后,有记者问到了布冯,当初让意大利出局的莫雷诺走私毒品被逮捕了,你怎么看?布冯轻蔑地回答:“6公斤毒品?他2002年就已经藏毒了,不过不是在他衣服里,是在他脑子里。”

  2006年德国世界杯小组赛,澳大利亚和克罗地亚同分一组,本场的裁判是英格兰人波尔。

  克罗地亚球员西穆尼奇在下半场两次犯规吃到黄牌,但是在第90分钟吃到第二张黄牌的时候,波尔忘了把两黄变一红了,球员自己居然也忘了(也许是装傻,但是装得很像),跟没事人一样继续比赛。补时时间结束之后,波尔才如梦初醒,跑上去给了西穆尼奇第三张黄牌让他下场。

  事后,波尔解释说,他在黄牌上记错了位置,导致没能看到希穆尼奇之前已经染黄。不管怎样,他成为了国际足联“2006年世界杯后需除名的14名裁判”之一,直接退休了,再也没吹过国家队的比赛。

  出生于英国、为牙买加效力的前国脚罗比-厄尔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时候已经转行当了评论员,不过他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,导致评论员事业中道崩殂。

  2010年6月,他和英国电视台ITV签订了解说合同,同时获得了内部福利:四十张世界杯门票,可以送给亲戚朋友去看比赛。ITV员工收到门票后,都会签订一个8页的协议,其中禁止员工转让这些门票。厄尔显然没有看细则就签字了,然后把这些门票转让给了一家巴伐利亚的啤酒公司。

  这家啤酒公司派出了36名性感女郎,穿得相当清凉前往南非,拿着厄尔的门票看了荷兰和丹麦的比赛,目的是吸睛,给公司的36款啤酒打广告。ITV看到这一幕,立刻开除了厄尔,厄尔很无辜地说,他并没有收啤酒公司的钱,他真的把票送给朋友了,至于朋友送给谁他就不知道了。然而“倒票丑闻”已经定性,他只能离开ITV去美国谋生。

  2006年德国世界杯是齐达内的最后一届世界杯,最终告别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以这种方式告别则出人意料。法国对意大利的决赛,意大利后卫马特拉齐“问候”其家人,被激怒的齐达内以头撞向对方。结果,一张红牌令齐祖的职业生涯提前结束。马特拉齐与齐达内的恩怨,在世界杯结束后几年后仍未平息。尽管这张红牌并没有阻止齐达内获得本届世界杯的“金球奖”,但他离开球场时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的落寞身影,还是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。

http://www.inventwebdesign.com/shijiebei/1098.html

最火资讯